望著眼前這張殘缺的翹翹板,心裡總是有種說不出的感觸,不是唏噓、亦不是惆悵。

  我住的社區名稱叫青山雄觀社區,顧名思義,是由一群矗立在荒山野嶺中的水泥大樓構成的突兀社區。

 

  提時代,我和哥哥就經常到我們社區那時設施還健全的兒童遊樂場玩,當時也常在社區免費開放給住戶的游泳池裡游泳。不論是游泳池還是遊樂場,對小時候的我們都是有如聖地的地方。但在數年之後,大人們就在社區會議上對游泳池的水費為何要以公用經費支出發生爭執,最後決議停止對游泳池供水,以節省社區經費及避免爭端,我們也少了一個寶貴的遊樂場所。

  儘管只剩下遊樂場,我們還是照樣天天都會去報到,在那邊也有很多跟我們一樣來玩的小孩子,而在我們這個小小的遊樂場中最能多人同樂的設施就屬翹翹板了。這遊戲有趣的地方就是在於一群人在那邊不斷調整位置,最後成功以寡擊眾。或是巧妙的取得完美平衡,讓翹翹板水平的停在半空中,大家的腳都搆不著地。每當運用槓桿原理獨力把腰圍比自己大一圈的傢伙抬起來時,心中的成就感自是不言而喻。

  多年過去,漸漸長大的我們也愈來愈少到遊樂場去,當年一起同樂的夥伴們也沒了交集。裡面的設施缺乏維護,久久去一次,都會發現裡面的遊樂器材逐漸破損、老舊,小孩子們也逐漸變得稀少,最後終於不再有人圍繞在這邊。到了現在,就成了這一副模樣。

  看著眼前這副情景,過往的回憶浮上心頭,但是也不是懷念。回憶,就僅僅是回憶而已。

創作者介紹

虛構記憶

ck20608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